小伙發明自動哄女友鍵
  • 看呆!63歲大媽用1.8米長頭發寫書法看呆!63歲大媽用1.8米
  •  自治區藥監局解讀《藥品管理法》和《疫苗管理法》 自治區藥監局解讀《
  • 被現實打敗,學霸出走打工發現還是上學好被現實打敗,學霸出走打
  • 春運中“慢火車”滿載著民生情懷春運中“慢火車”滿載
  • 8名網約車司機愛心接力 無償接送殘障學生上學8名網約車司機愛心接
  • 專題推薦
    圖片新聞

    西寧道路塌陷揭開城市“地下傷疤”

    國內新聞|來源:新京報2020-01-19 09:29:56|網絡編輯:夏汝

    \

    1月14日,當地應急、消防等部門到事發現場,采取人工加大型機械配合的方式搜救。

      1月13日17時35分左右,青海省西寧市城中區主干道南大街進入晚高峰,大小車輛川流不息。一輛17路公交車駛入長城醫院門前的紅十字公交站臺,不少乘客正在此等待。

      視頻顯示,公交車停穩約5秒后,乘客正排隊上車,前方地面突然塌陷,車頭一下栽進坑內,靠近車門的乘客也一并掉了下去,站臺邊的一根路標桿倒伏下來。

      在隨后更大面積的塌陷和燃爆中,又有更多的人墜入陷坑。據西寧市政府通報,截至目前,事故共造成9人遇難,1人失蹤,入院治療的16名傷員,已出院6名,10名仍在治療之中。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事發路段近年來多次發生地下管道破裂、道路凹陷開裂等情況,自2014年以來,西寧市至少發生了14起路面塌陷事故。公開資料可查多起事故與地下管道老化有關。

      不僅西寧,近年來,全國各城市道路塌陷事故時有發生。多位受訪專家表示,地陷頻發的背后,是城市基礎設施的壽命周期問題和主管部門的多頭管理問題。目前,已有一些城市開始探索道路地下管網的常態化防治和管理,并取得了一定成效。

      中國城市規劃協會地下管線專業委員會常務秘書長劉會忠向新京報記者表示,“中國第一批市政管道于1979年后集中埋入地下,隨著地下基礎設施的老化和市政設施建設項目增多,道路塌陷事故應該引起足夠重視,不應該只是遇到事故再應急,而應該學習好的經驗,采取預防為主的態度。”

      致命塌陷

      監控視頻顯示,事發后的數十秒內,公交車仍在不斷陷落,幾名市民陸續到陷坑邊緣試圖營救,但很快更大面積的塌陷發生了,連同一名男孩兒在內的幾名營救者也跌入坑中,幾秒后,坑內出現火光,煙霧升騰起來。

      事發時,16歲的劉天俊(化名)正從馬路對面小區走出來,他立馬翻過欄桿上前施救。

      劉天俊看到,陷坑內有一根原本埋在地下的水管斷裂,水正在不斷流出來,斷裂口正對著公交車頭,水管旁還有不少較細的管線。

      新京報記者獲得的一段現場視頻也顯示,在深坑中,車頭陷落處的上方,水流正在從一段斷裂的金屬材質管道中源源不斷涌出。

      1月17日,新京報記者從一位參與救援的西寧市供水集團工作人員處確認,斷裂的水管為鐵質,直徑約50厘米,目前尚不能確定是否在地陷之前就已經損壞。

      消防人員趕到后,給公交車拴上繩子,包括劉天俊在內的路人幫助消防員一塊兒拖拽,“有五六根繩子,一根繩子有三四十個人在拉”。

      一位當時參與營救的市民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從附近家中拿來了繩子和錘子,把后車窗打碎,從車內用繩子拉出了五六名乘客,“車上的人都好好的”。

      救援正在進行時,第二次燃爆發生了。劉天俊回憶,他當時正忙著從車里拉人,坑內又傳出一聲炸響,火光躥出地面,煙云升到三四層樓高的位置,強度明顯大于第一次。

      據西寧市政府通報,截至目前,事故共造成9人遇難,1人失蹤。事故中的17名傷員均被就近送往紅十字醫院,目前病情穩定,無生命危險。

      公交車司機也被成功營救了上來。1月15日,這名女司機的哥哥告訴新京報記者,妹妹目前仍在ICU,但已脫離生命危險。他稱,根據心理專家的建議,家人現在還不敢問她事發時的情形,也不敢談及傷亡結果,“我們不想刺激她。”

      參與救援并在后續塌陷中跌入坑中的男孩兒也住在醫院病房中。家屬告訴新京報記者,男孩兒13歲,當時和母親、哥哥、弟弟四人正在下車,他和哥哥已經走到安全位置,返回營救時,剛把弟弟抱上來,就在第二次塌陷中掉了下去。目前兄弟三人均已獲救,但母親在此次事件中遇難。

      監控視頻流出后,這名男孩因救人受到輿論關注。但家屬稱,男孩雖然身體沒有大礙,但由于受了驚嚇又失去了母親,精神狀態很不穩定,“就是哭”。

      事故原因仍待專家確認

      新京報記者走訪得知,事發路段近年來曾有過幾次維修。

      1月15日晚,參與現場救援的一名供水公司工作人員透露,事發路段地下水管“裂過好多次了”,“把那管子換掉就好了。”

      公交站附近商戶程力(化名)也記得,2019年初,事發路段的地下自來水管曾經損壞過,他路過時看到,供水公司在搶修,把路面挖開一個三四米長的開口,“還停了兩三天水”。

      就在事發前不久,該路段還維修過一次。

      周邊一商戶表示,去年10月份以來,事發地前后約100米長的路面上開始出現大大小小的凹陷,深度約一兩厘米,直徑小的如拳頭,大的有“一人腰粗”。到了12月份,他發現凹陷的地方新鋪了瀝青。

      現場視頻也顯示,事發馬路上有兩塊方形區域,顏色比周邊路面更深,而公交車就陷入其中一個方形區域中。

      1月17日,西寧市城中區市政公用服務中心相關負責人回應新京報記者,去年事發地附近路段的確做過道路修復,“路面不平整把它鋪平”。但該工作人員不確定修復路段是否包含塌陷地。

      道路之所以會出現塌陷,或有多種原因。

      西寧市城中區建設局一名工作人員表示,事發路段位于西寧市老城區,主干道出現類似問題,“多半可能是地下管網出現了問題”,導致“跑冒滴漏(注:液體、氣體進行存放、運輸等過程中,因管理不善及操作不當而產生跑氣、冒水、滴液、漏液的現象),道路出現沉降”。

      中國城市規劃協會地下管線專業委員會常務秘書長劉會忠也認為,由管線老化引起的次生災害或為造成此次西寧路面塌陷事故的主要原因。

      劉會忠判斷,一方面,從地質結構來看,西北地區多粉末狀的濕陷性黃土,一經水流沖刷很容易流失,形成空洞;另一方面,“供水或排水管道泄漏很容易引起土壤流失,形成空洞,最終造成路面塌陷。”

      不少商戶還反映,事發公交車站是2015年前后從北邊二三十米遠的位置挪過來的。為了修建新站臺,原來的人行道被截去一塊兒,公交車進站路段被拓寬。

      劉會忠告訴新京報記者,地下管線一般會鋪設在綠化帶和道路邊緣地帶,道路一旦拓展,原本的管道將可能承載更多的地面壓力,“公交車站車輛比較多,人員比較多,容易引起管線承載力的問題。”

      1月16日,西寧市人民防空辦公室工程技術科科長靳海煒告訴新京報記者,事發地周邊存在防空洞,“防空洞修建于上世紀60年代末70年代初,為了尋找最后一名失聯者,我們還把老圖紙找了出來,配合其他救援人員搜索排查,但是還沒有排查到”。

      1月15日,鄭州市市政工程管理處養護科副科長扶濤濤向新京報記者分析,防空洞也可能成為道路塌陷的誘因之一。上世紀60年代,中國深挖洞、廣積糧,許多大城市建了很多地下防空洞,有可能是“外部管道滲水,水滲到了防空洞里,水土慢慢流失,造成塌陷。”

      劉會忠表示,導致一場事故的發生有很多細節需要考量,權威事故原因還要等待官方調查后才能確定。

      城市道路塌陷進入集中爆發期

      在西寧,道路塌陷事件并非第一次發生。新京報記者檢索發現,從2014年開始,西寧市至少發生14起路面塌陷事故。在程力的記憶中,這幾十年間,他也曾碰到過兩次,都發生在馬路中間。

      不僅西寧,劉會忠表示,近年來全國各城市路面塌陷事故有不斷增多的趨勢,逐漸從一二線城市延伸到三四線城市。

      據北京地下管線綜合管理研究中心與中國城市規劃協會地下管線專業委員會共同發布的《2018年10月-2019年9月全國地下管線事故分析報告》,2018年10月-2019年9月,公開新聞中可收集到的全國地面塌陷事故共142起。

      扶濤濤告訴新京報記者,據鄭州市政部門的觀察與總結,道路塌陷在各個城市的爆發時間不同,但有規律可循,“一般與基礎設施的壽命周期和城市的運行時間密切相關。”以鄭州為例,鄭州1954年成為省會,迄今很多給排水設施已經運行60余年。他所在的鄭州市市政工程管理處統計過,從2015年到2017年是鄭州道路塌陷高峰期,其中2016年達到峰值,是前一年的五倍還多;且帶水管道老化在鄭州的道路塌陷原因中占到八成。

      根據住建部2012年發布的國家標準《城鎮給水排水技術規范》,城鎮給水排水設施中主要構筑物的主體結構和地下管道,其結構設計使用年限不應低于50年。

      根據公開資料,西寧從1949年成立市政府,至今已60余年。

      深圳市地質環境監測中心地面坍塌防治部部長雷呈斌也向新京報記者表示,“道路塌陷是城市發展到現在誕生的一種城市病,背后是上世紀城市化之初,建設標準低,建材質量和使用環境都不如現在,加之施工等帶來的擾動,使老化管網進一步加劇破損。以深圳為例,雖然建市才40年,但很多工程都到使用壽命了。”

      據《深圳商報》2015年2月10日報道,當天上午,羅湖區北斗路附近正在建造的地鐵9號線工地周邊突然發生塌陷,市住建局回應稱,“由于水管老化破裂導致地下水土流失引起地面塌陷。”

      另一方面,雷呈斌表示,幾十年間,我國多項工程技術標準進行過多次修訂。隨著標準提高,有些廢棄設施同樣會形成災害隱患。

      據公開報道,2017年8月,合肥市瑤海區琥珀名城和園小區曾發生一起地面塌陷。后經查實,可能是原廢棄廠房遺留下來一截管道,長期埋在泥土里,下雨時,水帶動土流到這截廢棄管道里,造成水土流失,土質變得疏松,導致地面塌陷。

      道路塌陷防治困境:經驗少、管理亂

      隨著城市道路塌陷事故增多,道路塌陷治理成為了一個新難題。

      雷呈斌表示,許多城市“一是沒有處理經驗,遇到問題容易手忙腳亂;二是沒有統一的主管部門,在道路塌陷事故處理中,各部門職責不明確。”

      針對道路地下管網的日常維養,西寧市城中區建設局規劃建設管理科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都是各管各的……我們是監管部門,只負責路面,排水管網跟自來水管網是不同單位負責的,市政中心負責道路養護,電力部門、通訊部門都是各自的。”

      據新京報此前報道,事件發生后,西寧市政府和應急管理局牽頭組織,應急救援、公安、消防、電力、供水、燃氣、人防等多個部門的1000余人參與救援。

      1月17日,在救援現場,新京報記者仍能看到穿著各色制服的救援和支援人員分散在事發地周邊。400多米的路段內,停滿了各類救援和施工車輛。

      對此,劉會忠認為,目前國內多數城市面對此類問題,是由應急管理局牽頭處理,并沒有統一的責任單位。“道路塌陷涉及的部門比較綜合,路本身歸交通部門管,地下管線中,市政管線、通信管道、電力管線等都有不同的部門負責。”

      對于出了問題誰來負責,上述工作人員稱,“誰的問題出現了就是誰的,(南大街)那條路本身就是老路,后續的管線也是各部門根據自己的需求陸續增加進去的,除非城市的大型規劃,才由市一級部門重新統一規劃。”

      不僅僅是西寧,其他城市也遇到了類似問題。

      扶濤濤稱,即便是同一管道,在不同城市也可能由不同部門負責,“比如排水管道在有些城市由市政部門負責,有些由水務局來管。管線分屬不同行業,區別太大,全國很難同步,沒有專門協調這個事情的部門。”

      雷呈斌也表示,“各城市根據需要自己組建部門和牽頭單位,有些是發生問題后臨時組建的。”

      深圳是最先為防治坍塌事故組建專門領導小組的幾個城市之一。據公開報道,2013年5月,深圳市龍崗區橫崗一路段發生塌陷,事故致5人遇難。

      2013年8月,深圳市人民政府辦公廳發布《深圳市地面坍塌事故防范治理專項工作方案》,宣布成立深圳市地面坍塌防治工作領導小組,由時任常務副市長任組長,成員單位包括市編辦、發展改革委、財政委、水務局、燃氣集團、交通委、地質局、地鐵集團等十多家單位。

      雷呈斌回憶,即便組建當年,由哪個部門主管領導小組也在內部引起了爭執。“剛開始各部門間相互推脫,出現了政府指揮得動哪個部門就放在哪管的情況。擔任組長的常務副市長剛好主管應急辦,當年就暫時由應急辦主管。”

      將道路塌陷防治工作加入“城市體檢”

      2018年3月1日,由中國市政工程協會發布的第一個國家團體標準《道路塌陷隱患雷達檢測技術規范》(T/CMEA2-2018)開始實施。

      上述《規范》規定,城市快速路、主干路、次干路等存在疑似塌陷路段,均應進行周期性塌陷隱患檢測,其中,城市快速路、主干道、重要道路及商業繁華街道檢測周期為6個月;地下管線復雜路段、道路坍塌頻率較高的路段檢測周期為6個月。

      不過,扶濤濤表示,這一標準在各地實施情況“并不樂觀”。一方面是因為塌陷事故在很多城市發生幾率不高,還未造成很大經濟損失、人員傷亡,主管部門的防治意識不強;另一方面是最新防治技術還是新興事物,沒有得到很好的普及。

      近年來,隨著地陷事故頻發,不少城市也開始從事故發生后的應急式應對,發展為探索常態化的防治和管理。劉會忠表示,“很多率先暴露問題的地區都已經有了更完善的防治、管理措施。”

      2014年底,鄭州市西三環發生“16塌”事故,從2014年4月份開始至少坍塌了16次,引發媒體持續關注。2015年,鄭州市政部門引入道路地下隱患探地雷達檢測和排水管道機器人檢測,并列入歷年城建計劃。

      根據鄭州市政府官網,從2015年開始,鄭州每年探地雷達檢測出地下空洞近30處,管道機器人檢測污水管道444公里、3級以上缺陷管道21.16公里,為治理管道提供了科學依據。

      在深圳,據公開報道,地面坍塌防治工程成為深圳市2014年啟動實施的重大民生工程之一,三年總投資24億元,對全市道路、暗渠、管線、基坑和地下工程等坍塌安全隱患進行全面排查,實施整治工程。

      如今,深圳逐步在市、區兩級政府設置地面坍塌防治辦,同時建立起一套涉及28個部門的完整工作機制,并對突發性道路坍塌事故形成一套應急預案。

      雷呈斌表示,對于事故處置方面,深圳本著“誰引發誰處置”的原則:如果事故是排水管渠破裂引起的由水務局專業隊伍處置,其他部門配合;如果由修建地鐵引起的塌陷,由軌道辦進行災情處置。中間和事后還有專家進行鑒定,實現一套健全的流程。

      多位受訪專家還認為,應該把道路塌陷防治作為一項重要內容,加入到“城市體檢”中去。

      據新京報此前報道,去年3月,住建部啟動首批“城市體檢”試點,建立城市建設管理和人居環境質量評價體系,著力治理“城市病”。長沙、廣州、南京等11個城市組成“第一試點方陣”。西寧不在其列。

      劉會忠認為,目前“城市體檢”還沒有詳細的標準,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快,大量地下基礎設施已經進入中老年,它們能不能支撐城市的發展,滿足社會、經濟承載力,也需要定期體檢和評估。

      據悉,目前,針對煤、氣、水、電管網等設施,青海已在全省范圍內開展安全隱患的排查和整治。1月17日晚,西寧市政府在發布會上稱,將在全市范圍內開展人防工程及地下管網隱患大排查、大治理工作。(記者 張惠蘭 李云蝶)

    網友評論

    網站簡介 | About BBRTV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會員注冊 | 中文簡體 | English | ti?ng Vi?t Nam | ???????

    廣西廣播電視臺 版權所有

    历史3d121期开奖 老虎机下载安装 电竞比分网奇兵 倍投稳赚法 河内时时彩人工计划 北京11选5技巧大全 球探比分网足球即时比分手机版 快三三同号稳赚技巧 超级大乐透 长乐区现在做什么赚钱 安装腾讯欢乐麻将 陕西体育彩票11选5开奖 下载无网络单机麻将 下载上海百搭麻将 快三大小单双玩法技巧规律 大话西游2免费版5开怎么赚钱攻略 手机捕鱼怎么下载